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戴尔芒

面包会有的

 
 
 

日志

 
 

泾渭(3/8)  

2017-10-08 18:04: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牟国平捧着一摞子的应标材料,李冬青怀抱着笔记本电脑和档案袋,郑仕一脸沉稳地踱着步子,三个人等在北连银行三楼会议室外。

不一会儿,一位西装革履但油头满面的小哥送出来一拨人,应该是另一家入围的广告公司,郑仕还和其中一人打了招呼。小哥示意郑仕三人进入。

会议室里侧坐了九位领导。可能是坐得久的缘故,都略显疲惫。李冬青赶紧帮着牟国平把笔记本连好,然后坐到了郑仕的右手边。

“刘行长,这位就是国祥传媒的郑总,咱家今年的贺岁广告就是他家做的,之前也有过几次合作。”一位年纪不大、但头发已花白的男子向正中间的领导介绍。

“啊,见过的,方董事长的公司哈?”刘行长微笑道。

郑总也点头报以微笑。        

“那开始吧。尽量言简意赅点,之前的两家都超时了。领导们也都有点累了。”花白头发领导环顾了下各位领导示意到。

“好的。”牟国平接过话来,“那我就直接介绍我们这次为贵行设计的方案了。”没有半点废话,直奔主题。

“牟哥不愧是前辈,方案做得确实比自己高一个level,” 李冬青心想,“不过说不定最后还是郑总把关定稿的。”惭愧之情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蒸发掉了。

OK,方案不错,但说实话,跟前两家差不多,内容比较同质……” 花白头发领导翻了翻手中的标书,为难地说。

“创新哪那么容易搞嘛!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太少啊!”最边上一位翘着二郎腿、差点把座椅转了个180度的领导撇撇嘴道。

李冬青感到他们国祥简直要成了众矢之的。更没想到,接下来的这个问题仿佛一把利剑直击要害:

“我手里有份从其他渠道获得的数据:今年春节期间,北安的机场贵宾厅的投诉率高达8%,他家的贵宾厅也是你们做的吧?”

郑仕和牟国平齐刷刷地把目光射向了李冬青;李冬青瞬间觉得自己被扔到了印度42度高温下的柏油马路上,炙烤难耐:“为什么看着我?”李冬青心里一万匹马嘶吼着奔过。

郑仕只看了两秒就收回了目光;而牟国平还在一直死死地盯着李冬青,每一道目光都是一声喝令:“解释啊!快解释啊!”

郑仕用极小的声音(李冬青听到了)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向对面的领导解释,李冬青霍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那好似火箭发射的动力来自于牟国平执着的目光,李冬青被逼急了眼,激动地说:

“领导您好!那您有没有注意到我们连续保持多年的年均2.5%的投诉率呢?今年春节我们北安遭遇了百年不遇的风暴潮,初五到初六两天近百次航班被取消,不瞒您说,我的手机都要被急着返程的VIP们打爆了。是,他们投诉的时候把行程延误的气儿全撒我身上了;但是我们尽最大努力去沟通协调,积极为旅客安排贵宾厅等候,解决食宿;机场周围的酒店容不下了,我们郑总动用私人关系联系市内的酒店接送客户……都说VIP们不好伺候,但是事后当我收到他们发来的一条条感谢的短信时,我真的为我们国祥感到骄傲……”李冬青的声音因为激动有些变了调,但她立刻意识到这么重要的场合不能感情用事,立即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继续道:“那次的投诉,最后97%都得到了有效解决;各位领导,我当时还把那些客户发给我的短信都截了屏,收藏起来,无论我们多么辛苦,有客户的肯定,就值了。我还打印了出来……”李冬青有些不好意思地从档案袋里拿出一小摞A4纸,绕过椭圆形会议桌,来到对面的领导席,分发给中间的几位主要领导。

对面的领导们传阅着李冬青发给他们的小材料,上面都是那次风暴潮事件后客户对李冬青服务肯定和满意的短信或微信截屏。李冬青默默地走回自己的座位,春节往事又浮现在眼前:

初五那天,客户的投诉电话和责备谩骂如同这次的始作俑者——百年一遇的风暴潮一般,铺天盖地地朝李冬青涌来。在接了58个投诉电话和客户喋喋不休的怨声载道后,李冬青再也控制不住了,把电话往床上一扔,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上气儿不接下气儿。在客厅追剧的老妈吓得破门而入,看到姑娘哭得那么伤心,当场发话:“过了年上班就告郑仕:咱不干了!谁爱干谁干!这大过年的,让一女孩子家家受这么大委屈,俺们招谁惹谁啦……”李冬青哭着哭着也累了,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擦干眼泪,开始积极沟通协调旅客安置事宜;好歹李冬青的智商还够用: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那个春节,应该是长这么大、过得最心塞的一个了吧。

U盘丢失、应标被刁难、特殊情况造成的高投诉率又被人紧盯不放……李冬青像刚经历了一次鏖战的败兵,元气大伤,根本不记得那次应标是怎么结束的。她只是看到郑仕和牟国平都起身了,才意识到要跟着领导离开了。

“终于结束了。你们先去大厅等我,我去个洗手间。”郑仕把公文包交给牟国平,一头钻进了会议室旁的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会议间隙插空方便的齐主任:“郑总,你那个小助手不错啊!以前没见你带过她呀?”

“啊,来了有一阵子了,小姑娘心细,这次出来也让她学习学习。”

“不错不错,刚才的表现,算是给你们扳回关键的一分啊!是个心细的姑娘,从刚才表现就能看出来。”                                                             

郑总笑笑:“一会儿能出结果吗?”

“差不多。等我信儿。

大厅里,牟国平又教育起李冬青:“冬青,刚才有点激动了!知道你受了委屈,但也得分场合是不是?”

“牟哥,他不说还好,一提这事儿,就像点了炮仗捻儿——一说这事儿我就来气!那老头,存心刁难我们,他咋不问问咱家每年2.5%的投诉率是咋做到的?”

郑仕从电梯里走出来,看到李冬青又开始有些激动的样子和微微涨红的脸,觉得有些可爱,快走了两步,从牟国平手里接过公文包:“行啊冬青,没想到你还藏了一手,客户给你发信息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您了解我的啊,我又不是那种好邀功的人。”说完李冬青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

“老大,咱们现在去哪儿?”牟国平问。

“吃饭去吧!大家辛苦了!”郑仕看了下手表,“走,我请客!小牟,叫个车!”

“好嘞!”

“等等,”郑仕的手机响了一下,他看了一眼,直接开始在手机上回复,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暂时去不了喽,咱们中标啦!走,上楼议价去。”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