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戴尔芒

面包会有的

 
 
 

日志

 
 

泾渭(4/8)  

2017-10-30 22:1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拿下了这单生意的郑仕心情大好,要带他的手下们去吃一家每次来北京必去的私房菜。

车子七拐八拐,在闹市中一处静谧的深巷尽头停下。刚才还有车水马龙的喧嚣,突然间周遭一切的杂音被过滤掉了,仿佛闯进了一片桃花源。早春的傍晚,月亮已依稀登场。今夜乌云,难得月光可以透亮温柔地罩着大地,这样的月色,躲在屋子里不出来沐浴在其中,实在太可惜。

深巷古宅,两扇带铜锁把儿的对门,从门中走出一位身着旗袍、袅袅婷婷的年轻女子,迎着他们三人走过来,得体地问道:“请问是三位吗?”

“是,麻烦给我们安排在内庭的座位,静一些的。”郑仕走在最前面。

“好的,请随我来。”年轻女子伸手示意。

“今天Sherry在吗?”郑仕忽然转头问服务生。

Sherry不在这里做了。”服务生平淡地答道。

Sherry?这不是一家四合院中式餐厅吗?怎么还起个英文名?应该都叫春喜、宝柱、贾六什么的嘛……”李冬青心里撇撇嘴。

因为是周末,餐厅里的内外庭几乎都满桌了,无奈只得选了内廷门口一处的四人席。郑仕熟练地点好了菜,“啪”的一合菜单,递给服务生,像完成了此次北京之行最后一项任务似的,如释负重地说:“为了庆祝这次投标成功,今晚我们一定要喝点!”

“必须得喝!冬青,你也陪郑总喝点……”

李冬青最讨厌别人劝酒的招式,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郑仕说:“冬青就免了吧,她那点儿酒量,我是见识过。留她一个清醒人,万一咱两今儿喝醉了,不至于找不到回酒店的路。今儿你小子陪我喝啊!”

“哈哈!被郑总翻牌了!让你嘚瑟!”李冬青心想,郑总这招儿太大快人心了!

“老大,咱什么时候返程?”牟国平问。

“还没喝呢,就急着走啊?”郑仕笑着问。

今晚郑总的心情真是好呀,平时没这么多调侃的啊,都变得不像他了呢,李冬青摇摇头。

“啊不是……明天下午我丈母娘从老家过来,这小雪在家挺着个肚子也不方便去接,我寻思着早点回去开车去接老太太。”

“嗯,明天回,咱们一起。”郑总喝了口水。

“那个,郑总,我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当说不当说?”李冬青故作怯怯地说,但她知道,他们刚刚拿下了北连的大单,郑仕的心情又这么好,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他是不会拒绝的,更何况她的要求本来就不过分。

“那个,郑总,我之前听说,这周台北故宫博物院要在国家博物馆展出一部分藏品,我之前心里就种草了。后来一看咱们这次出差的行程,正好能赶上周末的最后一天,就在网上买了票。我可不可以不和你们明天回,我想周日再回去行吗?”

如果U盘被盗事件没有发生,李冬青的安排就是这样的;但是出了那件事,李冬青觉得自己身上擎着满满的负罪感,她是断然不敢提任何非分要求的,她觉得郑总能带她去参加这次招标会,就已经给足了面子;但这次应标的结果大好,又重新点燃了李冬青心里的星星之火,所以斗胆提了出来。她有95%的把握,郑总会答应她的。

“什么是种草?”这是郑仕的第一反应,雷得李冬青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哎呀就是说……”牟国平一副“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的不屑表情。他刚要解释,郑仕开口道:“我是故意的。行啊!去吧!跟朋友都约好了呀?”漫不经心地问道。

“没有啊,我自己。”李冬青开心地说。

“自己?一个人能行吗?”郑仕突然转头看着李冬青,担忧地问。

“没问题啊!我最喜欢一个人游玩了,自由!”

“哎,没结婚就是好,想上哪儿就上哪儿,哪像咱们,家里事一大堆儿,好不容易出来趟,还得着急忙慌往回赶。哎,羡慕啊!冬青啊,以后你结婚就知道了,家里那些破事儿啊……哎,冬青,你到底想找个啥样的?”

“牟哥怎么也跟那些没事儿瞎操心的大姐大妈们一样了,真是受不了,”李冬青心里直犯嘀咕,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嗯……我比较喜欢温文尔雅型的,再就是积极阳光型的……”说完赶紧低头喝水。

“冬青啊,你还是年轻,以后居家过日子,还得看这个人有没有担当,到时候什么温文尔雅、积极阳光的,都没用!所以,别太挑剔了,找个对你好的、有点责任感的就行,你挑着挑着啊就剩下了……像咱公司杜兰那样儿好啊?!”

就在牟国平滔滔不绝说教的当儿,一旁不作声的郑仕突然冒出了一句:“冬青,如果我没结婚,我就会娶你。”

他说这话时面无表情,也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那句话像一只魔法棒,让周遭的一切戛然而止——谈笑风生的食客,步履匆匆的服务生,口若悬河的牟国平,低着头、有些羞涩的李冬青……但那一刻,李冬青的大脑却飞速旋转着,甚至飞速地有些发慌。她鼓起勇气抬起头看了郑仕一眼,发现那一刻,他也是静止的,并且停止在低头摇晃水杯的动作上。他睿智的头部好像刚经过一道自上而下的轨迹,显然还没来得及到达终点就被那句话施了魔法,而运动的起点正是对着李冬青双眸的地方。李冬青很想知道,那一刻,她的脸是什么颜色的;她只是感觉到有一点点微热。

但那句话的魔法效力大概只有三秒钟,周遭的一切又都恢复了常态。郑仕接着说道:“我喜欢听我话的女生。你还那么心细,凡事想得周到。”其实郑仕还想说‘总能想到我心里’,但想想有牟国平在,有些不妥,遂放弃了。

听到第一句话,李冬青的反应:一惊,一喜;但听到第二句时,竟有一丝不开心划过:什么叫‘听你话’?原来郑总也是一直男癌晚期患者。不过很快,李冬青的思绪又乱了起来,该怎么接郑总的话?

气氛尴尬地有些凝固了起来。还是老练的牟国平打破了僵局:“冬青,你还不敬郑总一杯、好好谢谢郑总,不是谁都能入郑总法眼的!”

李冬青慌忙倒满了一杯德国啤酒,举起来、毕恭毕敬地说:“谢谢郑总夸奖。这些年,感谢您的悉心栽培和指导,我学到了很多东西,进步很大。也谢谢您给我这次……”李冬青刚想说“将功补过”四个字,脑袋里瞬间冒出上百个小人三下五除二地把这四个字赶走了:‘傻啊,哪壶不开提哪壶,’于是,停顿了一两秒之后,立马接上道“……参加应标的机会……”还是把话尽量往高兴的事儿上引比较好。

“别听你牟哥瞎捣乱,”郑仕挥挥手,想要把一只小飞虫赶走似的,“你不能喝,就别逞强,喝水一样。来,我喝酒,你喝水,随意,都是自己人……”郑仕把李冬青手里的酒杯放下,把水杯重新放回她的手中,然后自己一饮而尽;李冬青看着自己熟悉的老板,忽然觉得今天的他有些捉摸不透,但是想到他对自己的关心与照顾,喉咙一紧,赶紧仰起脖子,用水舒缓一下。

郑仕和牟国平到底是喝醉了。不过还好,两人还能走着回去,只不过默默无语。李冬青叫了辆车,两人毫不费力地一头钻进车里,立马呼呼大睡起来。到了酒店,李冬青付了车费,轻轻叫醒两人,一起下车。之前李冬青担心的又拖又扶又架又抬的情况一点儿也没发生,真是省心的两位哥哥。经过了一路车程,郑仕的酒稍微醒了点,各自回房、临道别时,还对冬青说:“明早七点半叫我起床。”

“嗯。”从那个四合院回来之后,郑仕的每一句话,都在李冬青身上发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似乎有一种专属性,仿佛只有她李冬青,才能破译出这看似日常的对话背后隐藏的深意。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