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戴尔芒

面包会有的

 
 
 

日志

 
 

泾渭(6//8)  

2017-11-08 21:40: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仕和李冬青站在日料店的门口,等待叫好的专车送他们回酒店。这是一个温暖的春夜,竟有初夏般的微风徐徐吹来,吹得日式木制屋檐下的一串挂饰响起一连串悦耳的声音,星星点点洒落在温柔的夜色里。

一束光由远而近地袭来。车子来了。李冬青快步上前,拉开后车门,请郑仕上车。

“你先上,坐里面。”郑仕低头划着手机说,不知在和谁交流。

李冬青乖乖地一头钻进车厢里,规规矩矩地坐在司机后面的位置上。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东二环路上。李冬青头倚着车窗,贪婪地欣赏着这一晚的月色。“帝都的天儿不挺好的吗?月朗星稀的!”李冬青暗自想,心情不错的她觉得连星星也微笑着向她眨了眨眼睛,表示赞同。

专车司机好像猜到了李冬青的心思,蓦地来了一句:“你们真幸运啊!这几天北京的天忒好了!

郑仕好像没听见,李冬青也不知该怎么接话,非常识相的司机便默不作声了。车内陷入了一片寂静。

一阵嗡嗡的振动声打破了这份寂静。只听郑仕接起手机:“嗯,吃过了。”

“什么时候回来啊?”雷克萨斯 ES系列的封闭性绝好,可以清晰地听出郑仕爱人的声音。

“啊,明天吧。”

“不是昨天就结束了吗?”

“今晚有个晚宴。北连他们安排的。”

“那明天几点的飞机啊?”

“中午吧。下午就回去了。”

李冬青还保持着之前的赏月姿势,但她赏月的心情已荡漾无存。她知道,虽然她和司机看上去都在若无其事地做着分内的事情,但电话里的内容他们听得一清二楚。李冬青开始感到一丝淡淡的悲哀和不安,一连串的问题在脑海里升腾起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年信任危机?这算精神出轨吗?如果未来自己的另一半也对自己撒了这样的谎,被她知道了,该是多么地寒心……她突然觉得这一整天和郑仕的相处一点也不浪漫,甚至背负了些许的罪恶和愧疚。她抬起头,发现几朵乌云盖住了眨眼睛的星星,夜空一片混沌。

回到酒店,李冬青把浴缸的水放好,整个人浸泡在温热的水中。她想起今天下午郑仕说过,他每次一到酒店,第一件事就是把浴缸放满水,这样房间就不会干燥了。这给了她启示——她从来没有在酒店里泡过浴!而第一次泡浴的感觉,会麻痹神经、让人上瘾:自己就像等待煮沸的温水里的青蛙,沉溺在一片温柔乡中。虽然她知道,越沉溺越危险,但此刻的安逸舒适像一副沉甸甸的链条,拴住了自己的四肢,让自己心甘情愿地沉沦在其中,即使打开链条的钥匙就放在手边,自己也绝不会去主动打开。李冬青今晚没有喝酒,却也感到有些醉意:浴室里飘荡的氤氲之气如仙境一般,李冬青也沉浸在自己勾勒出的美好世界里,是的,美好世界里的男主是她的老板,她用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编织着一个又一个童话故事……

泡得有些久,水有些发凉,李冬青的头脑也逐渐清醒了过来。她打了个喷嚏,觉得愈发清醒了,想着刚才自己编织的荒唐梦,她感到可笑又羞愧,使劲儿地摇了摇头,仿佛要把脑袋里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都甩掉。一使劲儿,身上那没有系紧的浴巾“扑”地掉在了地上。李冬青赶紧试图捡起来,但就在弯腰的那一刻,她的目光瞥到了镜中自己白皙的身体,她愣了一会儿,索性就让那浴巾躺在地上,自己慢慢地直起身子,目光却一直未曾离开镜中的自己:这个年纪,是最好的自己——玲珑有致的身材,光洁饱满的皮肤,既有一丝轻轻的成熟,又不失天真和纯洁,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的朝气和活力,那一刻,李冬青也爱上了自己……李冬青爱这个世界上一切美好之物;她觉得这个年纪的自己,和春之叶、夏之花、秋之果,冬之雪一样美好!她多么希望能有人来和她一起分享这份美好……她想恋爱。

 

周日,李冬青和郑仕早早地来到T2航站楼候机。时间尚早,郑仕提议去咖啡店坐会儿。

“有可乐吗?”郑仕翻了翻菜单问。

店员一脸茫然。

“可乐,加冰的可乐,”李冬青不好意思地解释道——跑咖啡店里点可乐,有点像在肯德基里点巨无霸。

“没有。”店员听懂后不屑地答道。

“那给我来杯海盐吧,冬青你要什么?”

“红枣茶。”李冬青合上菜单递给服务生。

“郑总,我想去那边的店逛逛。”李冬青用纤细的手指指指咖啡店外的商铺。

“去吧。”郑仕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接着看手机。

李冬青出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一台自动贩卖机,惊喜地发现有听装可乐可选。

不一会儿,李冬青拿着可乐回到郑仕身边,愉悦地递给郑仕:“给!”

郑仕抬头,发现可乐后,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而且很快就消失了:“哪里搞到的?”

“那里的自动贩卖机有卖。”李冬青也用一丝不易察觉到的小骄傲答道,同样也很快消失了。

郑仕把可乐倒进玻璃杯里,边喝边看手机;那杯海岩咖啡再也没被郑仕端起过。

 

一个小时的飞行很快就结束了。“乓”的一声,飞机用力地亲吻地面,李冬青迫不及待地想把安全带解开。郑仕自然地用手按住了李冬青还没拿开的手,说:“不着急,停稳了再说。”李冬青像被一股微弱的电流电到一般,嗖地乖乖坐好,头也立马扭到了机窗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北安早春毫无生气的大地。

“一会儿我送你回去。”郑仕淡淡地说。

“不用,郑总,我自己回去就行,我家离机场很近。”而且,他们还是两个方向。

“没事儿,我送你。”

“真不用,我打车10分钟就到家了。而且咱两不顺路。”

“听话。”郑仕语气还是淡淡的,却透着不容反抗的威严。郑仕大步流星地向停车场走去。

李冬青跟在郑仕身后,心想把领导送上车,她就离开。眼开着郑仕上了车,她跟郑仕告别:“郑总,您走吧,不用麻烦您了。”

“听话!快上来!”郑仕竟然有些恼火,两条眉搅在了一起,不耐烦地说。李冬青看到再不上车郑仕真要火大了,吓得溜溜地打开副驾驶的门上了车。“一脚油儿的事儿。”郑仕轻描淡写地说,又恢复了往日的温和。

车子一路向北地行驶着,两个人好像商量好似的,谁都没有开口打破这份宁静。“就这样静静地开下去吧,”李冬青想,“单是能和他这样默默相守,也觉得很幸福。对,就像这样,什么也不要,只要每天能看到他,就很满足了。”李冬青仿佛醍醐灌顶一般,猛然顿悟到了和郑仕相处的正确方式。她装作若无其事地把头微微转向侧面,想偷瞄一下郑仕的侧脸,郑仕突然转头看向她:“直走是吗?”

“嗯,嗯。”李冬青像惊弓之鸟收回目光,直视前方。

车子在右转、左转之后,停在了一封闭小区门口。

“谢谢郑总。”

“没事儿。”

“您慢点开。明天见,郑总。”

“好的。走吧。”

李冬青头也不回地进了小区。她不敢回头,即使她听到车子已一脚油门开出了很远……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