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戴尔芒

面包会有的

 
 
 

日志

 
 

泾渭(5/8)  

2017-11-02 20:24: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约好了八点半一起下楼吃饭,冬青提前十分钟下楼,发现郑仕已经站在自助餐厅门口等他们了。

“小牟呢?”郑仕往李冬青身后张望。

“哦他马上下来,他好像在吹头发。”李冬青脑补了下牟国平自己做大背头造型的画面。

“那咱等他会儿。”郑仕不疾不徐地说,“对了,我明天走。”

正在给牟国平发微信催他快点儿的李冬青停下了手指上的动作,抬起头,疑惑地看着郑仕。

“我留下来,陪你。”郑仕淡淡地说。

李冬青先是一愣,随即赶忙挥起纤细的双手:“不用不用,我一个人能行的,郑总……”

“你一女孩儿留在这儿我不放心。”

“我经常一个人四处溜达,不要紧的……”李冬青的小手像雨刷一样在胸前来回摆动。

“我也喜欢逛博物馆。就这样定了。”郑仕目不转睛地望着前方的电梯入口处。

郑仕是自己的上司,再过多反驳就不合适了;而且,昨晚她还刚得知郑仕是一直男,定了的事容不得别人反对,就无可奈何地认了,但心里却有一团复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自由行愿望破灭的失落、拗不过郑仕的无奈、郑仕放不下她的惊喜、第一次和他一起全天相处的期待……李冬青好想找个地方一屁股坐下来,把这些一团乱麻的各路情感抽丝剥茧地一一梳理明白、各自安放在内心的一个个独立的空间里……就在李冬青思绪万千的当儿,一股透着淡淡的烟草和薄荷的男香由远而近地袭来,李冬青不用回头,就知道梳洗打扮好的牟国平过来了。

“不好意思啊老大,久等了。”

“没事儿。你一会儿几点的飞机?”郑仕问。

“嗯……应该是11点多的吧,我记得。”

“哦。好。我今天不回去了。我和冬青明天回去。”

牟国平像刚得知这个消息时的李冬青一样惊讶。但还没来得及问原因,郑仕就抢先说道:“她一个人在这儿,我不放心。走,咱先吃饭,完事送你去机场。”说完,大步流星地走进了餐厅。

几个人吃过了饭,站在酒店外面等送机的车到来。虽然处于同一纬度,但北京的春明显比北安的脚步要快些,许多花都已经绽放出了头角,那种含苞待放的美更加内敛、含蓄和温柔,是郑仕喜欢的那种传统美学。由于周四时下过了雨,这两天北京的天空格外的清爽和蔚蓝,让原本以为会吸到醇厚帝都霾的此行三人觉得欣喜大过失望。

“小牟,你看,北京今儿的天多好啊!别回去了,留下来咱们一起出去走走。”郑仕知道李冬青一直在关注着车的动向,便放心地去酒店门前的景观带散步了。回来时看到还在向车来方向张望着的两个人,大老远地对小牟说。

“我倒是想啊老大,可是不行啊,我要是不回去,这小雪又好没完没了的说我对她妈不好了,我天天都让她烦死了……”

郑仕笑笑说:“算了算了,我就随口一说,你那么怕老婆,肯定得回去。”

牟国平不好意思地笑笑。

车来了,三人上了车。“师傅,我们要去国博,你先给我和这小姑娘扔那儿,然后送这兄弟去机场,他赶飞机。”

“好嘞。”

“冬青,把我的航班改一下,然后给我也订张国博的票。”郑仕转头对冬青说。

“嗯。”李冬青立马掏出手机操作起来。

酒店离国博不是很远,15分钟后,两人就到达了国家博物馆前的天安门广场东侧。司机找了个地儿把两人放下,牟国平摇下车窗:“老大,那我走了哈!冬青,照顾好老大啊!”

“是我照顾她。”郑仕笑着和牟国平道别。李冬青也不好意思地挥挥手,希望牟国平没有发现她脸上泛起的红晕。

“郑总,咱们提前在网上预约过了,就不用再排队了。”李冬青指指长长的两队排队的长龙。可能是这次展览呼声太高,也可能是展出的时间正好撞上了“两会”,那两条长龙一眼望不到头。郑仕和李冬青从预约通道进入馆内,花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

“这次都有什么展品?”郑仕问。

“有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啊:东坡肉、翠玉白菜、毛公鼎啦~上次带妈妈去台北的时候看过,只不过每样都是匆匆掠过。逛博物馆是个体力活儿,逛着逛着我妈就累了,一个劲儿地催着要走,我都没看够呢……”

“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藏品都价值连城呢!”郑仕赞不绝口道。

李冬青频频点头,两个人说话间来到导览台,李冬青想租借两台语音导览器。

郑总一脸疑惑地看着她,李冬青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郑总,我的历史是体育老师教的。我觉得得租个这玩意儿。”说着用手指指墙上整整齐齐码着的一排排语音设备。

“没那个必要。我讲给你听。”说着,把李冬青举起的手臂放下,朝入口走去。

“有这么厉害?”望着郑仕的背景,李冬青一脸怀疑地快步跟上去。

这次台北故宫博物院送展的有珍玩菁华、铜、玉器、书画字帖等,还有清代郎世宁宫廷画特展。但展台前围着人最多的,还是要数青玉白菜和肉形石了。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排起了长队,有秩序地等待着一睹这镇馆之宝的风采。所有经过的人都禁不住赞叹她的逼真与栩栩如生,李冬青甚至看到有一对老夫妇不厌其烦地排了三遍的队,老爷爷还特别可爱地来了一句:“那东坡肉逼真的让人直咽口水。”

“还要去那看吗?”郑仕问李冬青要不要排队去看那两件镇馆之宝。

李冬青笑着摆摆手——去台北那次,几十万件藏品,她大概只记住了这两件。

“那咱们去看看别的。其他展品的魅力丝毫不逊于它俩。”郑仕说。

两个人漫步在馆中,郑仕突然发现了个问题:“这次好像没有陶瓷展呢?”

李冬青回想了一下:“还真是呢。是不是因为路途远,运输不便,怕碎了呢?”

“不好说。不过有点遗憾呢,以为会看到宋瓷。”郑仕有些失落地说,“宋瓷的美达到了巅峰,冬青,你看到就会明白了。宋徽宗时代有只温酒的莲花碗,徽宗称她为‘雨过天晴’,名字美不美?”

李冬青点点头,虽然她也不知道美在哪里,但这名字确实听上去诗情画意。

郑仕看出了李冬青的疑惑,掏出手机,搜出了这件汝窑的图片,李冬青立即被她温润的青色釉所吸引,情不自禁地发出赞叹:“哇,好美啊!”

“这还不是最美的。”郑仕接着说,“光线如果发生一点点变化,釉料就会反射出不同的光,而那种光又很收敛,一点不炫耀,就像雨过天晴后的彩虹一样,所以徽宗赐给她那样一个名字。”

李冬青真是恨自己当年在台北故宫都干嘛了!要怪只能怪自己才疏学浅,如果没有这番背景知识的铺垫,即使全世界的汝窑摆在她面前,也品味不出其中的美。

“算了,有机会再去台北看喽!”郑仕宽心地说。突然,他像发现了新大陆的孩子一样,兴奋地召唤着李冬青来到一展台前,两个人俯身看其中的一副手稿:“是苏轼的《寒食帖》呢!”

李冬青知道又触碰到她的知识盲区了,所以像个小学生一样认真地听老师讲课(她非常享受这种感觉),郑仕用手指着说:“苏轼出狱后被下放到黄州,这是他在黄州过的第三个寒食节。苏轼的词不难读,你读读看,是不是有种悲哀、凄凉的感觉?”

李冬青认真地读起来,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举起手来问郑仕:“提问:怎么这里还有修改的痕迹呢?这是真迹吗?”

“问得好!”郑仕被李冬青这一可爱的举动逗乐了,“知道黄庭坚为什么认为苏轼的字美得不得了吗?就是因为他的率性——写错了,我就涂改,不像咱们现代人撕掉重来,永远把最完美的一面呈现给世人,所以苏轼的随意是最难得的。一个非常自信的人才能这样。”

“你再注意看这里,”郑仕用手指了下“乌衔纸”的“纸”字,“有没有觉得笔锋变了?”

“嗯,”李冬青注意到那个“纸”的竖拖得好长好长,“像达摩克利斯之剑!”

郑仕非常吃惊地看着李冬青,觉得她鉴赏的角度和认知非常独到,于是夸赞道:“理解得不错!那“纸”的笔锋,锐利的像把刀,可以感受到他当时的内心是非常煎熬痛苦的。可是你放眼全篇,也不都是这样的锐利。还有学者专门研究《寒食帖》毛笔运动轨迹的。”

李冬青听得十分入神,郑仕从侧面看她专心认真的样子,觉得也是一副极美的画,他不希望此刻有任何东西打破欣赏这份美好的心境。

李冬青本是在用心倾听郑仕的讲解,忽然间觉得周围的空气中有种异样的感觉,她不敢抬起头,心想着赶紧找点什么话题打破这份尴尬,于是问道:“郑总,我猜您一定喜欢宋代。”

“原因呢?”被猜中的郑仕更好奇他这个手下的推理过程。

“好多学者都说,如果可以选择回到一个朝代,那他们都会选宋朝。因为宋朝重文轻武,知识分子在这样的环境里得到了充分的尊重,而且可以坦坦荡荡地做自己,而不必担心成为政治的牺牲品。”李冬青顿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说出来吧:“我觉得您身上有浓浓的人文气息,我猜您也会向往那样的时代。”

郑仕觉得今天的李冬青真是频频带给他意外的惊喜,但他还是将这份喜悦埋在心里,不动声色地说:“赵匡胤皇帝在开国时就立下了‘不杀士大夫’的规矩,因为他意识到文化治国的力量。北宋繁盛至极,有没有觉得以文治国反而比武力更能国泰民安?这是一个奇妙的良性循环,在这样一个繁荣的时代里,文人可以安心地探寻世界和人生,留下了人类历史上众多文化瑰宝,吸引全世界的目光聚焦于东方;反过来,经济越繁荣,社会越安定,就可以越放心地去经营文化,艺术创作的触角就会探及到那些平常没有被注意到的领域或微小之处,宋朝的文化有一种兼容并蓄的优雅的美,她的包容性创造出了那个时代特有的美学。这是最吸引我的。”

其实郑仕还想说:“宋代的美学还呈现一种内敛和含蓄的柔软,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这种特质。”但最后,他还是决定将这句话埋在内心深处。

“晚上咱们去吃日料。”郑仕从宋代美学突然转到了民以食为天,没有半点儿起承转合。李冬青觉得郑仕突然没头脑地冒出这么一句,一定是为了掩盖内心某种波动,那是一种什么波动呢?是和她一样的感觉吗?李冬青望着眼前这个她熟悉的男人,觉得他突然离自己很近很近,像一朵伸手就能够到的白云,是她心仪的另一半的模样。可是李冬青和这朵白云之间,隔着一张电网,如果她一伸手,强大的电流一定会把她电晕过去。一想到那巨大沉痛的代价,李冬青试图伸出的手立即缩了回来。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