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戴尔芒

面包会有的

 
 
 

日志

 
 

我们的烦恼  

2017-11-26 19:5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说过: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烦恼;可是若拿自己的烦恼和别人的交换,却没几个人愿意。

我的烦恼。一个开心的周五。我去柳处长的办公室送文件。三个文件,两分钟看完,他合起文件夹的那一刻,我开心又一项工作任务完成了。但是,他没有将文件夹递给我,而是就那么一直合着,举在胸前,严肃地说:“工作无论多忙多重要,永远比不过生活,明白吗?”一种不祥之感在我心中升起。

他接着说:“作为一个女孩儿,工作那么拼命有什么用?!就算你坐到了上面的位置,”用手指指屋顶,“没有一个温暖的家庭,有什么用?”

“领导,我还真不是事业型的……”我苦笑着说。

“说的是啥!那你更得分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啊!你说你,天天挤着公交上班,瞎忙一天,下班换身儿衣服再挤公交回去,日复一日,每天干着这些重复性的工作,有什么意思?你以为工作会给你带来价值,可是你看看你的工作内容和性质,有什么价值可言?别再把青春都浪费在工作上了,尽快解决个人问题才是最迫在眉睫的事!你看你,来了也快45年了吧,就这么一直晃一直晃晃到现在,自己有没有想过是什么原因啊?!”他严厉的表情就像在批评我的工作没有做好,“啊我就不信都是人家对方的问题,你自己身上肯定也有问题!”那曾经指向屋顶的食指现在对准了我,上下摇晃着:“自己回去好好想想,我怎么就那么没有魅力,就吸引不了男生,我差在哪儿了,怎么整改,别一天到晚净忙着这些破活儿,没有意义,没有意义啊!”

我们隔桌相望:我努力地盯着他的双眼,表明他的话我有在听,但是认同否,我来决定。我没有反驳他,原因有三:一,他是很传统的那类上级,不反驳应该是上策;二,对于在你的人生中只有那么一丢丢戏份儿的人,我觉得没兴致也没必要让他了解我的人生规划和过程;三,作为长辈,没准儿人家真是从为我好的角度出发,不然非亲非故的,谁会这么苦口婆心地点醒我呢?若硬生生地顶回去,有点儿不识好歹。

也许,第三种的可能性大些?因为我终于看到对话结束的曙光了:他起身从办公桌后走出来,像是要送我走的架势,这回的语气稍稍有些缓和:“你要是我妹妹,或者咱俩差了一辈,你是我的小孩儿,我坚决不会容忍你过这样的生活!没意思,真的没意思!”

“谢谢您的提醒,您的话我会往心里去的。”我一副很感激的样子。说实话,那一刻,我已分不出这份感激的真假:真和假之间的界限不再那么清晰,它们互相游到了彼岸:假中有真,真亦掺假。

回到办公室的我,坐在工位前,手里拿着笔,却不知该记下什么。我知道,他的话,真的往我心里去了,像一瓶蛮浓的硫酸,开始一点点腐蚀我心中曾经好不容易铸起的梦想和信心。是不违心地做一个真实的自己,还是努力成为别人眼中的人生赢家?我没有那么强大的内心,无法不在意别人的评价。是因为我尚在追逐梦想的起步期,他们看不到我内心的充实与满足,还是我压根儿做得就不够好,在别人眼里自己其实就是一位平庸的路人甲?

本就不多的信心开始风雨飘摇起来。这就是我的烦恼。

 

Tarantella的烦恼。很久没和Tarantella独处了。中午在食堂相遇,难得我俩都是一人,叙旧的急切心情溢于言表。Tarantella最近不再那么热衷于美食和穷游了,她说她又操起了老本行——追星。我瞠目结舌——好像这一行,不太属于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的范畴。她甚至计划把整个年假都用来追星。

“到时看看我那两个小男神的行程安排吧,如果他们某一周的行程特别密集的话,我就计划那周休。”她咬着筷子坚定地说。

“都不出去旅游了?”我吃惊地问。

“现在旅游啦什么的根本提不起我的兴致,我现在全部精力都在我那两个小男神身上,”两眼发光地说,“我上周末刚去了趟北京,因为其中一个小男神要参加时尚芭莎的慈善晚宴,我找黄牛买了走红毯和现场会的票,嘛的都掉链子了,给我气得!”说起她的小男神来,那双显然是因为没有休息好的挂着黑眼圈的眼睛依然放着所剩不多的光芒。

“本来我是计划有四轮看到他的机会:先是去机场接机。本来按照他之前的行程,我的航班刚好在他之前,应该能接到他。我在这边没事儿就不停地刷值机信息,突然发现他改时间了——他竟然提前了!没办法啊,我也赶紧改了最近一趟去北京的航班,马上就飞过去,结果一下飞机发现,他的航班无限期延误,我哭死的心都有了!”从她声情并茂的脸上你能读到她有多悲伤。

“这一轮就没接上吧。然后就是去看他走红毯。到现场了,那个卖票的黄牛突然跟我说,我小男神取消走红毯环节了,我当场就跟他爆发了‘你知不知道我大老远从外地来就是来看他走红毯的,之前怎么说好的又变了呢……我不管,你赶紧给我想办法解决!’就在我俩磨磨唧唧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男神已经走完红毯了,就那么一分钟的时间!”我自动为她配上呜呜呜呜的哽咽声和两行热泪。

“好,红毯没接上,我也忍了;那去看现场吧。其实我们现场票的位置还蛮好的,就在第一排,那些一线的当红明星我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谁知……”我的餐盘已经被我横扫地片甲不留,她的还是满满的一盘,一筷子也没动——她只有一张嘴,一直在说个不停,哪有间隙来做别的?我擦了擦嘴,调整了下坐姿,好奇地听着她多舛的追星故事。

“谁知……他竟然被安排在第二现场做网络互动主持人!” Tarantella估计悲伤太深,筷子一掷,双手在胸前胡乱比划起来,以泄心中怒火。“你知道现场的票有多贵吗?我的银子诶……”

经历了重重坎坷,总得守得云开见月明吧?西游记师徒四人,不也是历经九九八十一道难关,才取经成功?我期待着她故事的happy ending

“原本能见到我男神四次,结果前三次全都无果,你能体会到我内心的酸楚嘛?”她可怜巴巴地望着我以求同情,可我真的是不能够体会啊,所以非常无情地摇了摇头;她倒急不可耐地说起了最后一次机会:“周日我起了个大早,不到7点就赶到机场,因为他是8:50海航的飞机,我想这次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了吧。我就在登机口那不停地刷值机信息啊,一直刷到马上就快停止值机了,这家伙还没出现。我心头一紧,不会吧,行程又变了?就在我紧张的时候,真的,不夸张地说,他就是掐着点儿登机的!我看见我那男神的大长腿过来了!腿是真长啊,那股道其实不短,可感觉他几秒钟就走完了!我身边这帮迷妹们立刻躁动起来,你也知道,我长得又小,人一多,一下子就把我淹没了,而且他走得还那么快,”说起她的男神来,刚才的愤怒与遗憾全部沉浸在这一片温柔乡里,“就在他马上就要走进通道的那一刻,我鼓足了勇气,很小声地说了一句,‘志伟,你辛苦了!’”她害羞起来的时候我根本就不想承认我认识她……不过,那表情,我似曾相识,嗯,在新加坡排队吃饭偶遇一金发帅哥时,她也有过。她接着含情脉脉地说,“他居然听到了!然后他转过头,有些吃惊地发现原来这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粉丝,”不好意思地笑着用手指指自己,“然后跟我说‘谢谢啊你们也辛苦了啊’巴拉巴拉,”说着用手捂住胸口,向后仰去,幸福和满足沉溺一脸。

“本来我计划着这次至少能见他四次的,结果各种阴差阳错,只见了一面,要不白去一趟。我这趟去,没少花钱呢!你知道的,追星是很烧钱的……”这就是Tarantella的烦恼。

 

Forest的烦恼。Forest每次跟我吐槽,都是一件事,那就是她在部门里没有工作干——她怀疑自己被领导边缘化了。

这是我多么梦寐以求的工作状态好吗?!什么时候我们领导也能架空我一次?哪怕是把我手上的工作分担出一点点也好啊!

“小芒,你根本不会理解那种被架空的感觉。我堂堂一产品经理,天天干着剪报收集素材的活!”有次Forest讲到激动处,使劲地仰起脖颈,但还是被我捕捉到有两行泪水划过脸颊。也许这种被边缘化的孤立感的滋味真的很扎心。

“我是以产品经理的身份招进来的,可是现在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小媚做产品、做推广。领导每次出差谈项目,也都只带着她,可她是客户经理啊,她应该去带团队啊,我都不知道陆总是咋想的。然后,陆总还要照顾我的玻璃心,今儿扔给我一区块链,让我查查是什么玩意;明儿又安排我搜集下物联网的资料,让我给大家培训……可是你知道吗,每次我用心整理好的资料,他看都不看,真的是看都不看,就往桌子上一撇……”陆总这点确实有点伤人心。

“唉,旱就旱死,涝就涝死。”我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联想到单位里很普遍的推诿扯皮的现象,觉得Forest简直就是外单位来的物种。

不过,后来一次机缘巧合,我明白了Forest这么在意活儿少的原因:她在大学里号称“管院大姐大”,就这么形容吧:作为院里的党支部书记,她说16:30开会,没有人敢在16:20以后到的。连年的奖学金,雪片般的荣誉称号,拥有广大群众基础的威信,习惯了荣誉与掌声的Forest一下子进入到了一个只能打打下手的擦边球的角色,确实多少有些令人难以接受。这就是Forest的烦恼。

我们的烦恼,在自己的眼里,都好像是一时半会儿迈不过去的坎儿;而在别人看来,都是“洒洒水啦or时间会冲淡一切”之类的小事儿。不管是天大的事儿还是芝麻绿豆的小状况,能有一个人陪在身边静静地倾听,就是幸福的。

有你们在,真好;我也会一直在你的身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随叫随到。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