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戴尔芒

面包会有的

 
 
 

日志

 
 

不坏的意外  

2014-03-08 17:2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节日,有大把属于自己的时间,窝在家里噼里啪啦地打字,听着LANA《Born to Die》的专辑,再试作业完成情况奖励自己一两集《绅士的品格》,是再好不过的礼物啦!
       九点半,我准时坐在电脑前,心满意足地开始将那些在脑海里天马行空的文字落地、归档。扭头拿起放在窗边的水杯,发现竟然下雪啦!九九都要结束了,竟然下起了雪!漫天飞舞的雪花,在《video games》的旋律下,转得好漂亮。据说这首曲子在《绯闻女孩》第六季中一次Chunk向Blair道歉的镜头中作为背景音乐出现过。虽然只看了前三季,但我还是大胆想象了一下那样的场景:在路灯下,Chunk将Blair揽入怀中,俯拍角度看到一对情侣相拥、任漫天雪花洗礼自己的灵魂,让彼此的心灵更近。
       可是为啥我这么低的要求都不会被满足?领导来电话说要去单位取装修图纸,拿给正在施工筹建的分局领导,他们今天要按电梯!唉!可想而知我的心情,像是一块本来很美味的大肉饼,从18层高楼上吧唧摔下来,摔个稀碎!
      分局领导接过图纸,歉意地说(我也判断不出是否发自内心):“不好意思啊小芒,大休息天把你折腾过来。”我无奈地笑了笑,其实,我真的很想说:“领导,您老婆今天不过节吗?”
       这么一折腾,大半天过去了,回家吧,到家也快4点了,还能干啥?再说,那些创作的冲动啊意境啊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土匪们吓乱了。算了,去走走吧!出门的时候发现,雪下得还是很美的,雪花很大,像一个个小胖子,可以打在你的脸上;伸手一接,那些淘气的小家伙们却又瞬间消失。哦,突然想起,这么美的雪天,爱摄影的他会拿着相机出去拍照吧?可是,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还是想想去哪儿吧!东港!对,就去东港!一直很想去的地方,巴巴大哥每天都去那里锻炼徒步,本来还想着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去呢,不过今天也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去哦!那个人就是我自己,我最喜欢的人儿!
       原来这里就是东港。很现代、设计感很强的地方。有很多主题咖啡店,怪不得是伪文艺青年聚集地。隔栏相望,就是东海。天气好的时候,有很多新人在这里拍摄婚纱照,还有很多淘宝模特在这里拍摄热卖商品的照片。还好,今天是个阴冷天,和我一起共享这样这景色的人少得很,往日的喧嚣也归于沉寂。
       原本畅想的是一个灿烂的午后。我和心爱的人带上我们制作的美食,一起来这里欣赏美景,他会为我抓拍我不经意间的真情流露,不会让camera shy的我摆各种pose、听他喊“一二三茄子”,然后把那些最自然的照片挂在我们的床头,霸气地占领结婚照的位置。
       我把双手搭在栏杆上,望着起伏的海面,想想自己幼稚的幻想,经不住笑出声来。计划的再美好,也经不住变化的打乱。今天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不过,意外也不总是坏的——我不是也来到了梦想已久的地方东港吗?虽然和梦想的差距很大,但是我还是很乐意接受今天这样的安排:灰色的总基调——阴冷的雪天,有些硬硬的海风,将我的发吹乱,将我不真实的梦吹醒,将不快乐的心情吹走,将我对他的思念吹散。如果这个时候再响起我没有听够的《video games》,那一切就完美了。
       我以为自己会流泪,但转念一想,哭它干嘛?这么美的意境,任何附加都是一种破坏!
       谁知,破坏来的如此突然!
       就在我快要沉醉至睡的那一刻,一只相机伸了过来:“看看我的作品,怎么样?”
       好熟悉的声音。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茫茫人海,相遇的几率太小!我顿时清醒了。我迫不及待地转身,太用力了,差点把那相机撞翻。
      “能不能不那么鲁莽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吸进去的空气太凉,这回我彻底地激灵了。是他!还有他的宝贝佳能!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他从哪里来的?他怎么会在这儿?他又是怎么碰到我的?这是偶遇还是故意的安排?我想问的问题好多,快快让我问出来!
       他反倒抢占先机:“你总说自己拍照不漂亮,这不挺好的吗?来看看,不错吧!可能跟我拍摄技术有关,一般呢不好拍的东西朋友都留给我拍,我能化腐朽为神奇!”
      “ 不要脸!”原本想说的那么多个字竟然变成了这三个,可这真的是我当时最想说的话!
      “你怎么会在这儿?不在家过你的妇女节,大冷天跑这儿做什么?”他的表情里有些责怪。
      那一刻,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只有想杀了他的冲动。
      “吃枪药了?我以为你见到我会很开心的。”真是在不断挑战我忍耐的底线。
      “你呀,就像是我小时候爱吃的跳跳糖——一开始总是噼里啪啦地乱跳想要挣扎,但是最后总是会被我融化。”他得意地说。 
      “一个字:滚!
       两个字:快滚!
       三个字:马上滚!
       ……”
      “滚滚长江东逝水……”他望着波澜的海面,竟然有模有样地唱起来。
      “你不滚我走!”我掉走就走,我讨厌他这一副胜券在握自以为是的南霸天嘴脸。
      他一把抓住了我,揽入怀里:“去哪儿啊?江水总要汇入大海的,这就是你的港湾。”他突然变得正经温柔地说。
      他的怀里有我们第一次见面他身上香水的味道。好闻,我很想再贪婪地多闻一会儿。可是,我骄傲的自尊心让我想极力挣脱他的怀抱。可他毕竟是男生,太用力了,我无法挣脱。挫败感、委屈、这几天的疑虑、猜忌,这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随着泪水,像开闸泄洪一般,汹涌地奔腾而出。我又变成了那个一作到底的孩子,在那肆意地哭泣,虽然此刻我在他的怀中,但是他永远不会知道我这些天的备受煎熬和自我折磨。是的,这一切都是我自找和臆造的,可是,谁让我是女生,又有那么一刻脆弱敏感的心呢?
      我知道,这里没有多少人,所以我可以哭得很放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大衣将我裹得更紧,用宽厚的背部挡住我弱小的身躯,将我藏在他的怀中,来往的路人只看到他一个人的身影,却好奇这哭声从哪里而来。
      
      仿佛抽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回去的车上,我像无脊椎动物一样,无法自己直立坐好。他将我的头按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说:“靠着我,睡会儿,下车叫你。”就这样一路颠簸,把我颠进了梦乡。虽然在梦里,全然不知真实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他的手一直牵着我,未曾松开。
      回到家,手机不停地滴滴作响,原来是微信里涌进来一堆照片。果真是拍的不错,阴暗的午后,雪花飘落在海面上,一个忧郁的女孩儿凭栏眺望远方,黑发随雪花一起飘扬。她忧郁的面孔、自怨自艾的眼神,将这个本已很忧郁的世界,更增添了一份悲伤,让人生怜。
      “自信快乐的女孩才最美。如果一个人说他喜欢你,那他就真的是喜欢你。”这是他发来一堆照片后说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